ManyThingsLeft

一开始就点亮了所有的灯。
微博同名

有些是摘抄,有些是自己写的

在wb上发过,在这边也备份一哈=- =

愛比死冷

——評《驚魂記》

「在他的影片中,所有的愛情場景都拍得像凶殺場面,而那些凶殺場面也像愛情場景⋯⋯」

曾有影評人這樣讚譽希區柯克的電影,雖然我覺得驚魂記裡的凶殺與愛情沒有什麼必然關聯,裡面的愛情也沒有凶殺那樣暴烈,但這段話還是很能令人目眩神迷⋯⋯因為愛與死亡,作為藝術永恆的母題,就像豬籠草一樣,是營營役役的人類的蜜糖砒霜,尤其當兩者交織在一起,錯綜複雜,密不可分之時。

並非愛情卻同樣引人深思,《驚魂記》最突出的主旋律:戀母,亦是愛之一種。否則如何解釋諾曼在弒母後激發出第二人格,成為其精神上從未離開的母親繼續控制他,如囚徒般,日復一日守著那間小旅館。於此基礎上,是否有那麼一種可能:愛與死,本...

1

若望不曾真

——評<空氣人形>

存在著怎樣的奇蹟,才能使一個性愛人偶「活」過來?

而怎樣又才算「活著」?

人偶小望「醒」來後第一件做的事便是蹲在垃圾堆旁看人分揀垃圾,歷經種種,最終仍舊選擇於此間委身。生來死去,此間彼方,有機物無機物,人的生命軌跡,物的使用期限,都逃不開循環的圓。

如果小望早早知曉這一點。

如果它沒有對人這種生物懷抱著無謂的憧憬,沒有於某一天突然「活」過來,為了理解與自己全然不同的物種而努力融入世俗生活,它就不會失望,自然也不會在最初燃起希望。

無論人怎樣強調感性與理性,用以區分自身與獸類,又由此產生「文明」的優越感,我們也並沒有比他物解脫多少。天地不仁,萬物為芻狗...

 
1 / 29

© ManyThingsLeft | Powered by LOFTER